台北特色餐廳

關於部落格
台北特色餐廳
  • 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城郊農村 垃圾圍村

  雲竹工業區紅旗路路邊全是垃圾。 環衛工將某農村的垃圾搬到環衛車上。   白雲區太和鎮大源村16萬人日產垃圾100多噸   隨著城市化向郊區農村擴展,繼“垃圾圍城”後,“垃圾圍村”來了。來自廣州白雲區太和鎮大源村的一組數據讓人驚訝:全村約16萬人,日產垃圾100多噸,每天有80個環衛工為處理百噸垃圾而忙碌,四座垃圾中轉站仍不夠用。   大源村的情況是不是特例?破解“垃圾圍村”面臨怎樣的難題?近日,記者深入廣州一些郊區農村展開調查。   文/ 廣州日報記者肖桂來、楊洋   圖/廣州日報記者肖桂來   樣本觀察:大源村人均日產垃圾6.25kg   11月19日,記者來到太和鎮大源村。該村地處廣州城區邊緣地帶,轄區面積25平方公里,戶籍人口僅8600人,但外來人口超過15萬人,出租房超兩萬套,是一個特大型村莊。   14時,記者註意到路邊的垃圾桶已滿滿噹噹,地面還散落著一些垃圾。太和鎮創建辦黃先生說,大源村近16萬人,一天的垃圾量有100多噸,相當於人均日產垃圾6.25千克。   在大源村分佈著4個地埋式垃圾中轉站。在其中一個站點,記者看到環衛工把垃圾倒入垃圾箱,按動按鈕後一塊厚鐵板移動過來,將原本鬆散的垃圾壓實,推至垃圾箱另一側,如此反覆壓縮。   “箱體總共可容納8立方米的壓縮垃圾,垃圾被壓縮後流出來的污水通過地下污水管道排出。”操作員介紹。黃先生表示,如今村裡的4個垃圾中轉站不夠用,準備再建設兩個中轉站。   黃先生說,大源村社會管理服務站統籌管理環衛工人80多人。“鎮里投入大量財力,有設備和人力保證,確保最快速度最快頻率清理街面垃圾,讓垃圾在村中不過夜。”   在黃先生眼中,大源村衛生狀況與前幾年相比,已有翻天覆地的變化。“現在情況好多了,幾年前,市政主幹道上都是垃圾,更不要說村裡小巷。大源村環衛工由太和鎮統籌下派,月收入有3000多元,他們很辛苦。”黃先生說。   走訪:人多了垃圾就多   大源村的情況是不是特例?“垃圾圍村”還遠嗎?近日,記者還深入花都、白雲等郊區農村展開調查。   地點:白雲區竹料鎮雲竹工業區   公交站被垃圾“圍困”   11月16日,記者來到雲竹工業區紅旗路,看到路旁有一條雜草垃圾帶,一個公交站正好置身其中。五顏六色的垃圾把公交站圍了起來,地面上還有一片發臭的積水。記者註意到,垃圾帶主要為塑料袋、一次性餐盒、飲料瓶罐、蔬菜殘葉等。   附近街坊王先生稱,此處垃圾帶主要有兩個來源,一是附近菜市場菜販有時將滯售的蔬菜丟棄於此,二是附近工業區不少工人和居民隨手丟棄的生活垃圾。   地點:花都區炭步鎮水口村川紅巷   水塘垃圾棚乾乾凈凈   11月17日,記者來到水口村川紅巷附近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池塘,旁邊的垃圾收集棚中有3個大號垃圾箱,箱內垃圾都未滿,地面沒有污水,也無臭味。   一位老伯告訴記者,村裡不少年輕人都到廣州城區、花都城區工作。村裡垃圾主要是一些生活垃圾,大家很自覺,每天都會把垃圾扔到垃圾箱。“人少垃圾就少,處理也方便。”老伯表示。   經驗:讓農村垃圾有“家”可歸   “垃圾圍村”怎麼破?   “農村垃圾收運方式一天不改變,農村生態環境的隱憂就多存在一天。”白雲區相關負責人說。截至今年6月,白雲區建成密閉式農村生活垃圾收集點共73個,以磚石結構的密閉式生活垃圾轉運站、地埋式垃圾轉運站為主。   此外,白雲區還搭建了完善的農村垃圾收運處理系統,讓垃圾“有家可歸”。江高鎮沙溪村為每家每戶配置了乾濕分類垃圾桶,每戶自行收集垃圾,由村環衛保潔隊集中到中轉站,再由鎮環衛站收運到壓縮站處理,實現了“戶收集、村集中、鎮清運”的環衛管理模式。  (原標題:城郊農村 垃圾圍村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